第二书包 > 科幻小说 > 我身体里的家伙们 > 第1016章 曾心动的时节(下)
    金泰妍没有注意到韩宇的表情变化,或者说,此时此刻,她没能、也没有那个心思再去关注这个男人。

    ……她连自己都自顾不暇了。

    “不用去否认,也不要惊讶了。”

    “我想,要是世上举行一个金彼得猜谜游戏的话,我大约能赢过所有人,把躲在人群中的你……给一把揪出来。”

    “我知道那个人就是你,那个突然又出现在我生活中的神秘家伙,莫名其妙地给予我帮助,莫名其妙地给予我鼓励,然后,又莫名其妙地消失,直到两年后又莫名其妙地发来一条信息……就再也没有任何音信。”

    “我知道在这世上会对我做出这一切的那个坏家伙……只有金彼得。肯定是他!没错!”

    话说到这,韩宇能感受到,自己怀中的人没由来地安静了下来。

    在静默了两秒后,她就忽然用仅能活动的脑袋狠狠撞了两下自己的胸口!

    咚!咚!

    动作沉重而缓慢!

    一顶鸭舌帽被碰落在了一旁的地面上,随着韩宇怔怔的目光下意识转移看去,一道仿佛压抑着许多痛苦与悲伤的低哑声音就声嘶力竭地飘进他的耳中,如同一记空前的惊雷,乍响起来——

    “……你干脆从未出现过就好了!!!!”

    “你从来不知道你对我有多重要!!”

    “这十一年来,我一直在想,我和你之间的感情到底意味着什么?最开始我只是以为我们间是单纯的友情,可后来有一天我意识到,我可能,是爱上你了?”

    听到这里,他胸腔中的心脏似是猛地漏跳了一拍!

    好在,没等那股前所未有的慌张之色从他脸上一点点地蔓延出来,他就听到怀中的女孩继续用那压着鼻音的嗓音沙哑地说道:

    “我以为是对一个人的爱慕才会让我对他的记忆那样深刻和持久,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把你当成是我的初恋,我甚至以为是自己当初过激的言语伤害了你,才导致我们这段感情变成了那样的结果,还为此深深懊悔过一段时间……”

    “可是,前不久,当我认出你后,当我意识到,我重新见到当年那个我一直渴望着再次见到的人之后……我才忽然明白过来那份感情到底是什么。”

    “当一个人生活了十几年,除了家人之外,几乎世上其他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陌生而冰冷的,直到十一年的那一天,你的出现成为了她有生以来遇到的第一抹温暖……你知道这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男女之间的感情,并非真的只能用爱情来概括!”

    “直到知道oppa你就是彼得后,知道oppa你就是我的彼得之后,我才明白过来……原来我和你之间的感情更像是一种亲情和友情的混合体,我对你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依赖,就像是长在阴暗角落的小草也会努力向往着阳光一样……”

    “你可以说是我的朋友,最好的朋友,至亲,这世上第一个、也是最特别的那一个至亲……就算说是青梅竹马,也并不为过。”

    至亲……青梅竹马?

    他愣住了,与此同时,怀中的女孩也像在应和他脑中冒出的想法,在轻轻呢喃着:“对……oppa你也想到了对吧?就和你对记者们,对大家说的一模一样……事实上,我真的把你当作我的青梅竹马,我的至亲……”

    听着耳畔的这道声音,恍惚间,韩宇口罩下的脸上不自觉地流露出了一抹浓郁至极的苦笑。

    这个,到底该说是弄巧成拙,还是该说是该死的巧合啊……

    “我想,应该不是我奇怪吧?至少在这一点上,应该不是我这个人的特别吧?”

    “一个至亲的消失,而且没有留下任何的理由,在这世上应该无论是谁都会一直在意,对吧?”

    “尤其……是对我这种朋友不多的人来说。”

    “oppa,我想来想去……真的,现在在我脑海中,唯一能和彼得差不多的异性朋友应该只有希澈oppa一个,但就是他,其实也比不过你……因为他也没有带给我那样的经历过,因为他也没有在我脑海中留下那么深刻的痕迹过……”

    “而且,你现在除了是彼得之外,你还多了一层身份……你是我的亲oppa,在这世上,我天生就最亲近的人。”

    “你一生下来,在我的心目中,就应该要和志雄oppa、跟阿爸他们两个人并列存在才对……”

    “所以,你能想象到,我是多么地珍惜你吗?”

    “所以……你能明白为什么我今天会这么生气了吗?”

    “在我生命中,这样珍贵的一个人,我们重逢后,他就一直躲着我,这就算了!因为我知道他的事业很忙,所以即便心里面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对他说,即便我表面上对他表现出很生气的样子……我也不想去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打扰他,我在想,也许等他空闲下来,就会想起我呢?就会想起要对我交代一些事情呢?可我没想到……他首次主动约我出来,却……却是说了一些不像话的提议。”

    “没有道歉,没有对当年的不告而别做出任何的解释……所以我都忍不住在想,或许是oppa你需要少女时代来推动你公司的发展?所以你今晚才会……”

    “泰妍!!”

    “——我当然知道!!!”

    控制不住地叫出声来,韩宇的话立即又被怀中那道陡然拔高音量的声音给打断了。

    “我当然知道oppa你不会这么想!我当然知道你当年是出国了……因为允儿!”

    整个人仰头深呼吸了一下,接着才眼眶泛红地低头看去,在他怀中,那道始终埋着头的娇小身影终于缓缓抬起了脸来。

    只看了一眼,韩宇就止不住地偏过头去,从口中长吐了一口气,心中的酸涩和那股堵涨感在不断上涌,化成那一丝丝刺激眼眶的灼热。

    泪水将洁白的口罩浸湿,一道道泪痕肆意地垂在了眼睑之下,一双哭得红肿起来的眼睛更是看得人一阵阵揪心。

    也许从出生到现在,她金泰妍从未在谁面前如此软弱过,她也从未在谁面前,如此完全地敞开自己的心扉,只讲自己想说的话过。

    “当年,oppa你是因为练习生的问题,和我吵了起来,我不知道你出国的原因里会不会有那么一部分和我有关,但是……oppa你不觉得,当年因为这个原因而没再联系的我们,当年那样反对我追逐自己梦想的你,现在却也成了一名艺人,这件事很嘲讽吗?你能想象到,我意识到这件事时,心里面有多荒唐吗?”

    “泰妍呐,oppa是……”

    “我知道!oppa你有你的理由!但是当年我也有我的理由!不管怎么样,oppa你当年的行为在我看来都不可辩解!”

    在说完这番令人哑口无言的话后,金泰妍就默不作声地推开了韩宇,她弯下腰,从地上捡起了帽子,扣在了头上,将帽檐拉得很低。

    “既然有机会,那我就索性把话全都讲清楚……oppa你知道,除了你的躲避和不负责之外,我更在意的是什么吗?”

    “……我在意允儿。”

    一下子,整个人闻言似乎又愣了愣,韩宇怔愣而不解地看向了自己身旁这道娇小的身影。

    金泰妍好像早就猜到了他的心思,“oppa你很惊讶,对吧?明明我和允儿的关系这段时间似乎已经变好了,为什么我会这么说……但oppa你不明白,女生们的友谊是这世上最坚固也最脆弱的东西,如果没有出现能超越它的东西,它就最坚固,如果当有一样我和她都认为更加重要的东西出现时,我们之间的关系就顶多只能保持表面上的友好而已。”

    “oppa你自己就曾经看出来,我和允儿因为你,关系在以前就变得有些紧张。在那时候,其实我因为志雄oppa的意外,心里面连我自己都没意识到地开始格外珍惜起其他的亲人,尤其是,oppa你这个对我来说很特别的亲人。”

    “这就像是两个在玩游戏的小女孩,一边就只剩下手里的几个筹码了,一边则是大丰收。在我看来,我和允儿就是这样的情况。”

    “我身边,实际上可以称为朋友的人,就那么几个,亲人对我来说,就是世上最珍惜的人,我就这么几个家人了,偏偏允儿她还要过来抢……这个想法很幼稚对吧?但我当时下意识就是这么想的。我不想把oppa你让给允儿,我在想,至少你的大部分关爱要留给我吧?我才是你的亲妹妹。而允儿她就算没有你,她还有很多很多的朋友。”

    “到了如今,情况也和这个差不多,但变得更加严重了。”

    “因为我发现oppa你是彼得……所以,你就一下子从我手里那为数不多的几个,变成了那唯一珍贵的一个。”

    “如果你身边有一个独一无二的宝贝,另一个人要抢,oppa你会给她吗?不会不是吗。”

    “对我来说oppa你就是这样的存在。”

    “我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妹妹,我就一定要把oppa你让给允儿?我不明白为什么允儿明明已经有了那么多的爱,她还要和我来抢你?我更不明白,明明同样是妹妹……凭什么,我在接你电话的时候,明明想要和你多说几句,却顾忌着在旁边的允儿,而不得不匆匆忙忙地挂掉……明明我们都一样,结果只有我一个人像是做贼一样。”

    听到金泰妍的这句低喃,韩宇的心头就剧烈地颤动了一下。

    只是在他张张嘴,想说些什么时,却发觉自己什么都不能说。

    他能说什么?

    在这件事里,只有他不能发表任何的立场,因为他的任何偏向,对两个女孩来说都是一种伤害。

    “今天,在车上看到oppa你和允儿对话之后,我再对比了一下oppa你和我之间……我才忽然意识到我和允儿之间的差距。”

    “对于亲近的人反而不用那么在意,只有在面对比较陌生的人时,才需要时刻注意着自己的一言一行……所以oppa你在我面前才会特别小心,因为对oppa你来说,允儿才是最亲近的人,而我,只是一个有血缘关系却根本不熟的妹妹。”

    “泰妍呐……”

    “oppa你知道我有多讨厌你在我面前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吗?!我宁愿你对我随意一点!哪怕骂我几句也好!我不相信从小到大你从没骂过允儿!”

    “我……”韩宇张着嘴,到嘴边的千言万语最终还是因为女孩的话化为了一声无力的叹息。

    “可我要是没有把你当作珍贵的人,又怎么会去小心你的感受?”

    思来想去,他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语气殷切,隐藏着一种能够让女孩想通的希冀。

    可是,接下去金泰妍却这样回答他:“所以我才会一直把话藏在心里,什么都不对oppa你说。”

    “呀,你这丫头……”

    “事到如今我也想清楚了。”

    转转头,用自己红肿的双眼轻扫了这oppa一眼,让他止声后,金泰妍才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仰望着夜空,心中那份先前崩溃不已的情绪似是渐渐得到了收敛。

    “你永远不会失去你从未占有的东西。”

    “oppa,我真的很羡慕允儿,长得漂亮,个子又高,人气和我不相上下,有疼爱她的阿爸、欧尼,还有你,身边还有那么多的朋友,标准的女神,一个人的人生为什么可以过得这么顺利呢?”

    “我吧,以前一直很认同《小王子》里的一句话:我始终认为一个人可以很天真简单地活下去,必是因为身边有无数人用更大的代价守护而来。”

    “事实正是如此,所以我前面在看到允儿对oppa你的那些威胁和撒娇之后,我变得更羡慕她了……”

    “因为她大概没有意识到,像这样赌气威胁的行为,只有被爱的人才有资格这么做,因为有人在乎,因为有人会迁就她……”

    “泰妍呐……”

    韩宇的话刚起头,又一次被打断了。

    “oppa,就让我单独一个人待一会儿吧?嗯?oppa你的时间可能来不及,你快点去参加剧组的终放宴吧。”

    直到这时,两个人貌似才恍然想起那件被他们遗忘的事情。

    然而对于韩宇来说,眼下什么终放宴已经不重要了。

    他皱眉看着那道低着头、用低低的帽檐将脸完全遮住的娇小身影,不言不语。

    像是发觉他没有按照自己说的那样离开,那道娇小身影突然抬起头来,她转头看向了韩宇,帽檐下,一双微微闪亮的红肿眸子映入了韩宇的视线之中,伴随而来的就是一道已经平静下来的低柔声音。

    “oppa,就让我一个人单独待一会儿吧,你要是不放心,就站到远一点的地方看着我……我现在,觉得oppa你坐在我身边,我心里很难受。”

    “……”

    在沉默了几秒后,韩宇低下头微不可察地吸了吸鼻子,接着他就抬起头来,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轻声说道:

    “好,oppa不打扰你。”

    ……

    一个人起身,走到了游乐园另一处无人的角落里,在遥遥凝望着远处那道独自一人坐在长椅上的孤单身影看了一会儿后,韩宇就忽然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出来吧。”

    一片寂静,没有动静。

    “不要我把话说第二遍,出来。”

    静了数秒后,在旁边的路灯照映下,在无人可以观察到的视角里,似有那么一道虚影从韩宇的身体中脱离了出来。

    “泰妍说我09年又用彼得的身份和她见过面了,这是怎么回事?”

    转身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金彼得,韩宇开门见山的问话听上去还算平静,可一旦目光对上那双尚且残余些泛红痕迹的漆黑眼睛,却令人遍体生寒……